123基金网,每日净值,u8基金网,123基金数米网,华夏基金直销网,基金ok网,中国基金互动网,数米基金网
我的天天基金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基金ok网 >
right

解读营改增90号文:Boxing Day,打开一个空礼盒?

发布时间:2017-12-26 来源:我的天天基金网

前言

昨天,财政部和国税总局联合发布《关于租入固定资产进项税额抵扣等增值税政策的通知》(【2017】90号文),其中第五条对资管产品的应税行为进行了进一步明确。


文件发出来之后,很多人都在欢呼,说这是上层给大家的圣诞礼物,事实上是不是真的这么美好呢?有观点认为:这个礼盒,是空的!


五、根据《财政部 税务总局关于资管产品增值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财税〔2017〕56号)有关规定,自2018年1月1日起,资管产品管理人运营资管产品提供的贷款服务、发生的部分金融商品转让业务,按照以下规定确定销售额:


(一)提供贷款服务,以2018年1月1日起产生的利息及利息性质的收入为销售额;


(二)转让2017年12月31日前取得的股票(不包括限售股)、债券、基金、非货物期货,可以选择按照实际买入价计算销售额,或者以2017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股票收盘价(2017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处于停牌期间的股票,为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债券估值(中债金融估值中心有限公司或中证指数有限公司提供的债券估值)、基金份额净值、非货物期货结算价格作为买入价计算销售额。


简言之,即产品提供服务贷款服务的利息收入,2018年开始的收入才应税;金融商品转让服务,税务成本可以在持仓成本和市价中二选一。这两条,尤其是第二条,回答了此前行业内提出的一些疑问,看起来大家可以立马去参照执行了。但正所谓“狗咬刺猬无从下口”,落地的时候还是会有些意想不到的问题。下面我们分别给大家列举一下:


(一)提供贷款服务,以2018年1月1日起产生的利息及利息性质的收入为销售额;

 

Q1:通道类业务,合同约定平时不估值不计提利息的,怎么办?


观点:这里主要是针对一些早年发行的通道类业务,对接有固定收益报价的投资标的。那时候时间很慢、天很蓝,标的合同里是可以带有保本约定的。根据营改增的精神,持有这种标的,应该按照提供贷款服务,对取得的利息收入征增值税。


然而问题来了,税收执行是按权责发生制,而这些通道类产品通常是使用现金收付制,报税的时候怎么办?没办法,对于这些通道产品而言,为了不交冤枉钱,只能在2017年底的时候,对所有的投资合同进行梳理,找出应税的标的,然后按照合同计提一笔应计利息,作为最终报税时可以免除的部分。然而,在实际业务中,通道类产品的管理大多不太精细,合同要素等一般也不会进行梳理和统一,标的梳理工作本身可能就会耗费大量的人力成本,为了省一点税,搞不好会得不偿失。

 

Q2:还是通道类业务,产品平时没有资金,标的的利息兑付前,报税该咋报?


观点:其实不只是通道类业务,其他所有的业务都会有这个问题:利息还没收,价差也没落袋,但税得先交出去。只是在通道产品这类比较极端的情况下,问题会得到凸显。这种问题基本上没办法,肯定要往产品里预存一部分资金作为机动资金,至于这个钱应该由谁来出,就看通道方在整个通道里面的地位了。

 

(二)转让2017年12月31日前取得的股票(不包括限售股)、债券、基金、非货物期货,可以选择按照实际买入价计算销售额,或者以2017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股票收盘价(2017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处于停牌期间的股票,为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债券估值(中债金融估值中心有限公司或中证指数有限公司提供的债券估值)、基金份额净值、非货物期货结算价格作为买入价计算销售额。


Q1:计算价差收入,计税成本可以在实际成本和2017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市价/公允价值二选一,那么到底是在个券层面,还是产品层面,或者是在管理人层面进行二选一呢?


观点:这一条也是目前业内讨论最多、争议最大的一条。执行标准的不统一,甚至有可能会导致90号文无法落地。在资管行业此前的证券定价、成本计量等方面,行业惯例是同一个管理人下所有产品的同一支券的计量方法应该保持一致,比如在股票长期停牌状态下,启用指数收益法,则该管理人管理所有的基金产品,只要是持有该股票的,需要统一使用指数收益法所计算出来的估值价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90号文的执行,应该是在管理人层面上统一执行,对于所管理的所有产品,要么全部使用原始成本作为计税成本,要么全部使用年底市值作为计税成本。


但另外一种观点则认为,90号文的初衷,是防止营改增的执行造成市场波动。如果进行一刀切的话,会造成这么一种现象:如果按照原始成本作为计税的基础,那么所有浮盈的产品都会在年末清仓然后按市价再买回来;如果按照年末市价作为计税的基础,那么对处于浮亏状态下的产品无疑非常不公:想象一下重仓乐视的产品……所以最后上头说,算了,你们自行决定吧,别折腾市场就行。那为了最大化实现这个效果,自然是按照个券来决定各自的计税基础。


支持产品内所有的标的按照统一标准,但不同产品间可以自行选择的,可能就是那种看见别人打架会劝架的那种人:“哎呀你们别打了,大家都各退一步,岂不是很好?”


但从从业人员的角度来说,总得有个完全的准备,所以目前主流的估值系统给出的方案就是,三种方式都支持,就看你到时候选哪个。在没有明确之前,基金会计做的账,都是薛定谔的账。

 

Q2:为什么不包括限售股?限售股该怎么办?


观点:限售股的估值方法,与流通股很不一样。在今年9月21日,基金业协会发布了《证券投资基金流通受限股票估值指引(试行)》,使用FV=S-P的方式对限售股进行估值(扩展阅读:深刻剖析新版“流通受限股票估值方法”精髓)。在之前,使用的则是将市价与成本的差异在持有期摊薄的方式。无论是那种方式,限售股的估值,与流通股肯定是不一样的,因此不能同流通股混为一谈。


问题在于,文件中仅说了不包括限售股,但没说限售股该怎么办。是不是也可以参考文件精神,在成本和估值价格中二选一呢?考虑到“二选一”背后的逻辑,可能是担心节税的动机会引起市场波动,但限售股显然不存在这个问题,那是否还是可以在公允价值和成本中二选一呢?

 

Q3:文件中提到了非货物期货,那么货物期货,或者说大宗商品该怎么办?


观点:货物期货不属于140号文提到的金融商品,不属于增值税的征收范围。这也是资管产品中为数不多的不应税项目。

 

Q4:股票如果是长期停牌,已经启用指数收益法的话,假设选择市价,还是选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吗?


观点:按文件的字面意思来看,显然没有考虑过指数收益法的情况。不过话说回来,都停牌了,反正卖不出去,也不会对市场产生波动了,所以随便吧。

 

Q5:债券如果选择市价的话,文件中提到了中证估值或者中债估值,应该选哪个?


观点:按照基金业协会的估值指引,中基协发〔2014〕24号《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估值核算工作小组关于2015年1季度固定收益品种的估值处理标准》,对于场内的债券,采用中证估值;对于银行间市场交易的债券,采用中债估值。建议与协会指引保持一致。

 

Q6:可交换债这种交易活跃的品种,为什么不按收盘价?


观点:其实如果研究一下中证估值价格的话,你会发现可转债和可交换债这两类品种,中证发布的估值价格就是当天的收盘价。所以别再怀疑自己了,你的疑问是对的。

 

Q7:平时使用摊余成本法估值的债券,是不是可以按照持有至到期的标准,不用管这个文了?


观点:货币基金尽管使用了摊余成本法,对债券作为持有至到期资产进行估值,但平时也会做影子估值,即使用市值对持仓债券进行二次估值,检查偏离度,对偏离度超标的品种,则需要进行卖出。所以,保不齐哪天就会有一只券需要卖出了。卖出就有价差,就得计算税基,所以还是得需要确定一个成本。感觉应该还是一样,初始实际成本与2017年末的公允价值二选一即可。另外,对于一些投了债券并使用成本估值的定向计划、专户产品,应该也是同样的标准。

 

Q8:文件中为什么说最后一个交易日,而不是直接说12月29日呢?


观点:在年底的时候,银行间市场可能会视情况决定要不要开市。在2016年底的时候,12月31号尽管是个周六,但由于在此前债市经历了一波震荡,为了保证安全跨年,降低因为结算失败导致的交易违约,银行间市场和央行大额资金支付系统特地多开了一天,用于机构间的资金结算和临时拆借。不知道2017年年底是否还是会出现这个情况?

 

Q9: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观点:有一个坑需要大家注意:对于基金来说,文件明确使用基金份额净值。大家知道,对于场内上市流通的基金份额来说,一般是使用收盘价进行估值。在进行税收基础的计算时,要注意改成单位净值。一般来说,公募基金,无论是开放式基金,还是封闭式基金,还是虽然开放但目前处于封闭期的基金,都会定期披露单位净值,届时可以作为参考。


但问题又来了,什么叫最后一个交易日的基金净值?如果基金公司只披露了12月31号的净值,该怎么办?笔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劝大家佛系一点,不要在这点小问题上过分纠缠:两天的功夫,差不了太多的。

 

以上就是我们总结的一些在文件落地时会碰到的问题。可以看到,虽然问题多多,但绝大部分都是一些特殊情况,只有“成本市价二选一”的执行尺度,才是最核心的、对落地真正产生障碍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这次收到的礼物盒,打开一看,其实是个空盒子。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空盒子也不空——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它里面装的可是“空间”啊!空间都给了,大家还犹豫个啥?我们揣测了一下90号文发放的动机,觉得应该不至于是上层体恤民意,决定给广大处于迷茫中的基金会计指个方向——真体恤民意的话,营改增就不会那么坚决的推行了。90号文的动机应该是为了避免政策的推行对市场产生影响,在当前金融稳定为先的思路下,尤其如此。因此笔者在这里大胆的给出观点:最终90号文第五条第二款的执行尺度,应该是在个券级别的。至于会不会被打脸,就让时间来验证吧!

 

真相是,之前被打得多了,也不差这一个……


我的天天基金网
推荐图文
我的天天基金网 123基金网 每日净值 u8基金网 123基金数米网 基金ok网 中国基金互动网 数米基金网

123基金网,每日净值,u8基金网,123基金数米网,华夏基金直销网,基金ok网,中国基金互动网,数米基金网